当前位置:主页 > 到短整数 >

怎么让记者跨界做短视频老牌纸媒《华盛顿邮报》已经摸到了门道

  (原标题:怎么让记者跨界做短视频,老牌纸媒《华盛顿邮报》已经摸到了门道)

  摘要:在亏损属于纸媒常态的今天,拥有近140年历史的《华盛顿邮报》数字化转型显得十分轻松。邮报数字视频总监 Micah Gelman 表示,“正在考虑《华盛顿邮报》变成一个视频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的状况”。

  在纸媒日渐式微的当下,做资讯类短视频,已经成为了这批看似完成“数字化”转型的传统媒体们又一个新的风口。

  在去年9月,拥有近140年历史的《华盛顿邮报》,也宣布将其视频业务 “Post TV” 更名为 “Washington Post Video”。改名,其实更多地意味着邮报视频业务的一个转型——从长篇叙事的电视风格内容转向为简短的数字化格式和内容。

  公开数据显示,近期《华盛顿邮报》的数字用户订阅量猛增,甚至超过了Buzzfeed等新媒体公司。显然,作为美国最古老的报纸之一,邮报在这次数字化转型中十分成功。

  在2016腾讯网媒体高峰论坛上,钛媒体记者找到了《华盛顿邮报》的视频总监 Micah Gelman,聊了聊在当下这场短视频浪潮之中,邮报是如何做资讯类短视频业务的。

  Gelman 现在是邮报视频总监兼资深编辑,主要负责的是视频业务运营,原创视频生产与分发管理,以及合作视频的编辑与管理。

  针对去年《华盛顿邮报》视频业务名字的变更一事,Gelman 曾对媒体表示,邮报正在尝试一个真正的“实验”,打破传统的电视惯例转向数字化视频讲故事的方式。

  这种全新的数字化叙事方式,主要包括更短形式的原创视频、片段的合集,新闻的解读,以及围绕邮报本身流行的内容的特许授权等。

  “我们并不是用一个视频把它分发到不同的平台。我们拍摄了不同的内容和主题,是为了确保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平台上,讲述一个正确的故事。”Gelman 解释道。

  正因为智能设备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催生了短视频内容的发展。也正因为这个潮流,《华盛顿邮报》视频团队还进行了一个大胆的“垂直视频”实验。

  这场“垂直视频”的实验主要的灵感是,Gelman 发现邮报的观众们更喜欢用手机拍摄视频。Gelman 认为,现在越来越多人习惯用手机观看视频,习惯的是以“垂直”的方式看新闻。

  《华盛顿邮报》现在已经推出了一个垂直的视频播放器,以适配人们用手机观看视频的习惯。同时,视频团队也将在手机拍摄的垂直视频直接在该播放器中呈现。

  当然,这项打破常规的实验自然会引起一些争议。“这也许会让许多人对视频的专业度表示怀疑,但是人们也应该对此保持更为开放的心态。” Gelman 说。

  从全球范围看,无论是传统媒体集团,还是新兴创业公司,都在抢占短视频创业的蛋糕。《华盛顿邮报》固化的纸媒印象已经深入人心,那么,它做视频业务的优势在哪里?

  “我们和那些仅仅只做视频的新兴的媒体公司的业务模式还很不一样的。我们拥有一支非常强大、精力旺盛且十分专业的新闻记者团队。” Gelman 对钛媒体记者说,邮报更加懂得一个故事该以怎样的形式传递给新的读者或者观众。

  “我们坚持的一点策略就是,保证视频内容与所有的报道之间的协同,而不是孤立地创造内容”。Gelman 介绍说,邮报目前所有的视频和报道都是配套的,关联性很强。

  所以,这也是邮报视频业务团队的工作方式——越来越多的成员都已经“嵌入”了新闻编辑部。这种“嵌入”主要体现在,视频团队在一个故事产生之初就与记者编辑合作,而不是等到故事编写完成之后再以视频的形式呈现。

  不过,Gelman 表示,目前《华盛顿邮报》的视频内容多半还是以传统的新闻为主,视频业务也只是辅助性作用。“我们视频团队主要还是为传统的故事做一个支撑和辅助,它发挥的是一个辅助性作用。”Gelman说。

  但即便只是一个“辅助性”的地位,在Gelman 的带领下,《华盛顿邮报》视频用户规模增长了150%,并且获得了10项艾美奖和爱德华·默罗新闻工作者奖卓越运营奖。

  Gelman 对钛媒体表示,视频业务现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了,“我们也正在考虑《华盛顿邮报》变成一个视频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的状况”。

  “这一切转变是因为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广告的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Gelman 对说钛媒体说,在未来邮报会持续现有的新闻报道和故事,品牌是一个强大的武器,这两部分不会割裂,但会更加关注视频业务的发展。

  亏损,似乎已经成为了所有纸媒公司的常态。自从2013年被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以2.5亿美元收购之后,《华盛顿邮报》营收状况也一直是个迷。

  此前,有媒体爆料称,自从被贝索斯收购之后,邮报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美国新一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是多次公开在媒体和个人推特上炮轰贝索斯,称其是“Big tax shelter”,购买邮报用其亏损的理由来避税。

  针对外界的对于公司亏损传言,在采访时,Gelman 不愿意作过多回应。他表示,《华盛顿邮报》现在是贝索斯的私人公司,没有义务对外公布财务状况。

  不过,Gelman 向钛媒体透露,视频业务目前处于微小盈利状态,“虽然数字非常小,但是它在我们整个盈利数字占比是不断在增加的”。

  然而,在钛媒体记者看来,即便资讯类短视频已经成为了趋势,恐怕这也不能成为纸媒们一劳永逸解决营收问题的好办法。

  首先要考虑的一点是,视频的播放量其实并不代表真实的用户参与度。Facebook 为例,每自动播放3秒就算一次播放量;Snapchat 更夸张,播放1秒就算。其次,移动互联网虽然是大趋势,但是带宽、移动用户的流量等技术、成本问题也不是短期内能迅速解决的。

  除此之外,就纸媒从业人员而言,多数记者和编辑早已经习惯文字报道,当下视频制作软件的技术门槛,学习新技术的时间成本,也会给纸媒发力视频业务造成一定的困扰。在越传统、越体量大的纸媒集团内,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新闻报道领域,视频烧钱无止尽,文字依旧是承载信息的主体。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于,老牌纸媒拥有强大且深厚的文字报道积淀,在这次移动互联带来的浪潮之中,是否也应该更多地去探索文字表达的新路径?

  这其实也正如Gelman 所说的那样,“对媒体人而言,最核心的永远都还是写作能力。我可以教你怎么去编辑一个视频,怎么去运用一个程序,但是如果你不会表达,没有叙事能力,那我就完全没有办法教你了”。(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李程程)

http://ogelus.com/daoduanzhengshu/254.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4-23??【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